写于 2019-01-08 06:20:02| 云顶娱乐平台| 云顶娱乐登录

主页 | 专栏 | 夜话中南海 周老老虎与薄大老虎的同与不同(高新) 2014-03-0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资料图片:周永康(左)、薄熙来(右) 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周老虎案为何迟迟不能示众

》中引述了自诩为“官媒前卫”的环球时报直呼周永康其名的评论员文章中对“‘该懂的人全看懂了’,但就是不破题”的周永康案的原因解释:“调查显然还没结束,可以用来对外宣布的结论大概也还没有”;“涉及那么高的前官员......在媒体上把一个人的名字点出来”,必须“有百分百的确定性”

环球时报此文刊出第二天,中国大陆境内一家非官方的网媒“博客日报网”即刊登出一篇题目为《五因素显示大老虎已浮出水面》的分析文章,用如下五个与周永康有交集的因素说明传说中的“大老虎”其实已完全浮出水面: 一是四川官场“地震”

在同一个省份,13个月内竟有3名省级高官被查,实属罕见

而李春城、郭永祥、李崇禧,都是在某人任四川省“一把手”期间晋升为副省级高官的,李崇禧、郭永祥更是这位“一把手”的“跟班”

二是“石油帮”轰然坍塌

自去年8月以来,已被查处的“石油帮”高官包括蒋洁敏、王永春、李华林、冉新权、王道富、孙龙德、王国樑、吴枚、王文沧及沈定成等,其中含一名正部级(蒋洁敏)官员、2名副部级(郭永祥、冀文林)和超过两位数的厅局级官员被查

此外,晚于冀文林14小时公布被查消息的陕西省政协副主席祝作利,和“石油帮”或许也有交集

“两会”召开前夕,媒体又曝“黑龙江首富”刘迎霞“曾分享中石油向民营资本开放的第一个大蛋糕

三是政法系统部分高官被查

公安部正部级副部长李东生于去年年底被查

上月,北京市国安局局长梁克被免职,坊间也传说和传说中的“大老虎”有关

四是“秘书四人帮”崩溃

所谓的“秘书四人帮”,说的是郭永祥、冀文林、李华林和沈定成四人,他们在不同时期,分别在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国土资源部、四川省、公安部任同一高官的秘书,而该高官就是传说中的“大老虎”

五是神秘商人周滨落网

先是集“四川首富”和“黑社会老大”于一身的刘汉在湖北受审,让神秘商人周滨浮出水面

随后,媒体又曝光周滨疑染指北京公租房、周滨参与运作让丁雪峰任临汾市市长

“周滨夫妇已被警察带走”的消息被公布之后,周滨的岳父黄渝生也同期失去联系,周滨的三叔周元青、三婶周玲英和堂弟周峰去年12月被带往北京

同一篇报道中还提及周滨的祖庐所在地无锡,并提及“元根大道”,并特意注明“元根是周滨父亲中学之前的曾用名

” 试图用这“五大因素”证明周永康的罪案其实已经座实的这篇文章刊出的头一天,同是这家媒体还刊登了《谁把周元月根的祖坟挖了一个洞》一文,认为“周元根是谁

现在可能国人都清楚了”

文中说:“文革时期有句话: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打倒刘少奇,全国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打倒陈伯达,也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林彪的飞机坠毁了,更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后来逮捕了四人帮,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程度就更高了

而今天的周元根,基本是家喻户晓了,人人皆知了,就是不公布周元根是谁

这就是策略

既然周永康的贪赃枉法堪比何坤、草菅人命、恶贯满盈都已经象秃头上的虱子一样摆着了,官方还是迟迟不给个正式”说法“到底是基于“策略”还是另有“难言之隐”暂且不论,这篇文章里披露出来的南方某些官员曾象习总书记到毛堂拜毛一样竞相到周元根也就是周永康家祖坟上焚香磕头的细节到是从另外一个角度为习近平政权处置周永康为何如此之难做出了一个生动的注脚

该文中披露:(当年)周元根一直是副职,就找一个老和尚算命

老和尚说是祖坟的问题,周元根就相信是祖坟问题

看来就是大人物,在祖坟问题上,也是老和尚说了算

于是,周元根就给在老家的弟弟们打电话,重新修建老坟

周元根的祖坟修起来了,并且载上了市树大樟树

文中说:都可以小看,但是不要小看了懂得命运和祖坟的老和尚

周元根的祖坟重修之后,真的是青云直上重霄九,职务一天比一天高;他的儿子周滨的生意也是如日中天,日进斗金

5亿元买个电站,一个月不到,就卖了27亿元

祖坟给周家带来的利益是巨大的,因此周元根的祖坟,就成了南方某些官员祭拜的地方,并且让周家的人告诉周元根:“让首长知道

”而周元根肯定会知道

此段内容传达出的一个重要信息是,周永康大权在握期间争相向他及他的家族成员们输送利益的远不止目前已经被中共官媒陆续揭露出来的四大“帮会”(四川帮、石油帮、秘书帮以及政法帮),肯定还有上文中所说的“南方某些官员”组成的“江苏帮”甚至南方其他省份的什么什么“帮”

从实用的角度分析,那些曾到周永康祖坟上拜祭的“南方某些官员”肯定都是些够级别的地方“首长”,比如省公安厅、省政法委负责人乃至省委、省政府领导人,至少也应该是象南京这样的副省级市的主要领导人,因为再低一级的地方官员与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之间的“组织距离”过于遥远,即使拜祭了“首长”祖坟之后“首长”也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而够得上级别的“南方某些官员”们既然都已经把巴结“首长”的用心使到了替“首长”给其祖宗磕头哭爹的地步,怎么可能就想不至利用地方上的职权为“首长”一家,特别是“首长”在当地居住或与当地有商业利益的至爱亲朋们主动输送利益

如此说来,被称之为“周永康贪污腐败窝案”的这个“窝”不但是深不可测,而且还大得没边,虽然已经有足可以被称之为“惊天大案”的犯罪手段和犯罪金额被陆续“浮出水面”,但仍在被“继续调查”的内容依然是海了去了,直接和间接涉案的大小官员、警员以及家族成员全都加在一起也许比这几天人大会堂里的全体与会者还要多

如今无论海内海外一说周永康案就自然会扯到薄熙来案,除了因为周永康曾经在政治上和组织上力挺过薄熙来,更因为此二人都是重量级的党内贪赃枉法大老虎

如果要仔细分析,一一列举的话,周永康案和薄熙来两人之间及两案之间的相同之处还可以有很多很多,比如两人都是不但本人曾为霸一方、荒淫无耻而且也都养了一个不但贪得无厌而且荒淫无耻的儿子,等等,而两人之间及两案之间的不同之处更多

其中最显著的区别之一就是相比于周案的涉案人员之众、涉案范围之广、涉案金额之重、犯案手段之恶,薄熙来已经被比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而仅从涉案人员之广这一个角度就足以令习近平政权感觉十分得棘手

就这么没完没了地继续查下去、抓出来,一个又一个,一窝又一窝......,岂不会就让伟大领袖毛主席那句“从量变到质变”的论断在党内应验了

老百姓肯定会问一声“‘洪洞县里没好人’了,共产党里还有吗

”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