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9-17 01:03:23| 云顶娱乐平台| 云顶娱乐登录

主页 | 中国 《贩卖自由》作者约翰•坎夫纳谈中国 (图) 英国媒体人约翰•坎夫纳(John Kampfner)3月17号在卡内基伦理与国际事务委员会,向纽约的公司、外交和教育界人士,推介自己的新书《贩卖自由》,讨论以民主自由交换国家安全的问题

在提到中国时,他认为中国已经有一定个人自由,但是没有公众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报道 2010-03-1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贩卖自由》封面 (网络截图) Photo: RFA m0318-mle.mp3 约翰•坎夫纳曾做过BBC政治评论员,新政治家杂志的编辑

他把自由分为个人生活中体会到的自由和公众在社会生活中的自由

  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几十年的经济发展使中国人多了一些个人的自由,物质生活有所改善

上学、穿衣、买车都有了更多选择

这些物质条件对于从前没有享受到这一切的社会还是很重要的

但那只是第一个阶段

更有挑战性的是第二个阶段,也就是社会生活的自由,包括言论自由、结社自由、参与社会生活的自由

而这条路并不平坦

约翰•坎夫纳:“奥运会前夕,中国政府非常紧张,加紧钳制

人们以为奥运之后就会放松管制,结果并没有实现

”   他用水龙头来比喻,说中国政府在试探,把水龙头打开一点,看看不行再关上

约翰•坎夫纳:“要看中国政府愿意多大程度上放松严控,发挥人们的创造力,改善政府的管理

这样就能带来社会稳定

”   以谷歌为例,他说,一般的公司很大压力来自客户,谷歌原来配合中国政府、自动进行过滤的做法已经损害了自己的名誉

当中国政府得寸进尺的时候,谷歌觉得已经不符合自己的公司利益了

他说,如果中国政府也这样对待其他公司,他们也会学谷歌的样子,再不情愿也要离开中国

现场一位听众、《纽约时报》前驻联合国记者沃伦•霍格(Warren Hoge)说,开放的自由社会,人们可以广泛交换信息和想法,互相评论,科技的进步也依赖于此

如果中国政府不允许中国人有社会生活中的自由,就会限制社会的创造性,那么其他更自由的社会就会走在前面

他的疑问是,随着互联网上信息的传播,中国人越来越多地要求自由,中国没有公众自由的经济发展还能存在多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紫荆发自纽约的报道

相关报道 就陆房客三闹斯德哥尔摩专访瑞典张裕博士 联邦调查局局长:中国对美构成最大威胁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金盛集团董事长涉性侵 韩国禁入境 美司法部指控四家中国国企涉嫌经济间谍活动 “国际透明”组织:全球最大出口国未惩罚海外行贿行为 一带一路“巴铁”悄变卦想重新谈判

俄罗斯武装越南:制约中国

习近平将赴俄罗斯 中俄加强合作

韩国教会:帮助中国异议人士义不容辞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