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3-20 01:03:17| 云顶娱乐平台| 云顶娱乐登录

主页 | 中国 讨论:中国首家官方信访矛盾分析研究中心成立 中国首家也是唯一的一家官方的“北京市信访矛盾分析研究中心”日前挂牌成立

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说,建立这个信访研究中心的目的是利用“信访资源”为中共北京市委和市政府提供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的资讯和解决方案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在美国的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和专栏作家章天亮就中国成立第一个信访研究中心和中国信访制度等问题进行讨论 2010-03-1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318-xql.mp3 记者:北京市成立了全中国唯一一个叫做‘信访矛盾分析研究中心’

报道说主要是为政府部门提供一些维护社会稳定、科学发展、和谐社会科学依据

那这个机构以前从来没见过,想请章天亮先生先谈一下,这个机构建立是什么意思

它说明什么问题

章天亮: 如果要是直言不讳的讲,我觉得这个机构建立的目的是中共在装糊涂

它假装做出要解决问题的样子

因为我们知道中国信访制度其实本身是一个并不合理的制度

因为老百姓不能通过法律的渠道来解决;而通过一些行政的手段来解决

这个本身就说明中国并不是一个法治社会

其次的话,通过这种行政手段来解决,当很多老百姓他们有冤屈,比如说住房被拆迁,或者说工作丢失,或者是受到地方官员的这种利益的侵犯,那么这个时候他们到这个北京想去解决问题的时候的话呢,中共常常用劫访、殴打、关押甚至是说关到精神病医院等等方式来迫害他们

这个是造成老百姓上访的一个根本原因

这个事情其实中国官方很清楚,它不想解决这个问题,它反而设这个办公室又是要做出假装要解决问题的姿态而已

记者:因为它这个报告里特别强调利用信访资源专门从事社会矛盾和社会问题的研究

我想问一下夏教授,它所说的信访资源指的到底是什么

所谓信访资源是不是也确实是中国特有的一种社会资源呢

夏明: 因为中国的信访制度它覆盖的面非常广

它从各级政府到党的机构,还有到人大机构它都建立信访办公室

应该说中国的信访资源和信访体系确实是非常庞大

而今天为什么说它信访的资源没有发挥作用,为什么它要进行重新整合

我想其实它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它没有解决

就在于中国的信访制度现在变成了一个官僚主义的互相推诿来把老百姓的诉求和冤屈当成皮球踢来踢去的那么一个迷宫或者是一个手段

我觉得它目前最根本的一个问题就在于过去所谓的中国的信访制度,它是中国共产党一再自我标榜的就说过去六十年我们有一个人民的信访制度

但是信访制度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中国古代的申冤或者纳谏,它都是可以直接找到处理这个问题的当事人,或者找到这个部门的直接主管

但是中国的信访制度就是把冤屈从部门的直接主管把它给引走,引见到一个它的行政层级往往是这个部门的直接主管要更低的办公室里去

所以这个问题就很难解决

记者:我看了这个报道以后,我也一直奇怪,因为国家有社会科学院,政府有政策研究部门,有调查机构

像人大它下面也有专门一些研究机构

那这些机构它们研究不出来吗

就是在中国有这么庞大的所谓信访的资源

夏明:对

所以这就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

本来嘛在过去的中国20多年的政治发展中,人大逐渐的成为信访的一个主要的渠道

在过去的二、三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呢,尤其在吴邦国和王兆国人大之前,应该说中国的信访制度在人大里面得到了部分的加强

那么这个人大呢成为为老百姓反映部分冤屈的一个比较有效的一个管道

但是最近的七年我们看到了因为中国的人大逐渐丧失了它的功用,而且它本身的中国的人大它在现行体制中它的地位本身就不是很高

如果它过去的改革进步的成就又不断在丧失的话,现在就是整个人大系统的信访功能现在就在萎缩或者被搁置一边

所以我觉得现在它所谓的建立信访什么中心呐,什么整核资源呐,其实它是在中国的宪法和人大的工作法之外它在另搞一套

其实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不仅就是说显示它过去的信访制度的失败,同一方面呢,刚才章先生讲的,现在中国政府呢更愿意用行政的手段来处理各种事件

它不是真正走宪法的或者说依法治国的角度,或者从人大的根本制度的角度来解决中国的根本问题

记者:夏教授的意思是说信访研究部门其实可能不太有什么新的结果

那章先生您怎么看呢

章天亮: 其实我觉得这个答案不用研究大家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老百姓为什么要上访

这并不是无理取闹是吧

包括中共自己的信访官员都说90% 以上的老百姓的上访都是有道理的

那么既然有道理,为什么解决不了呢

那实际上就是中央跟地方这种利益的勾结,官官相护,包括很多经济利益方面的这些黑幕

不能够让老百姓揭穿出来

其实如果你要想让老百姓不上访的话,如果你真想从源头上解决问题的话,就是应该比如说有独立的司法,然后有一定的监督,最后的话能够把这些事情有一个合理的解决

那当然老百姓就不上访了,问题解决了之后了的话他还上访干什么

但是我们现在看到既使中国这样的问题其实是解决不了的

比如说像夏教授他们拍的那个《劫后天府泪纵横》就是讲得四川豆腐渣工程

这是一个再明显不过的地方的这种腐败

那当然还有很多更深层的黑幕

如果你要是想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那么你就得需要和当地的家长去做沟通

如果你要想做这样的调研的话,你首先要和当事人做沟通,了解情况甚至在信访人员中进行一些采样,进行一些统计和调查

但现在中共的话,它把信访人员统统抓起来,通过这种劫访的方式,什么越级上访违法什么之类的,说是不让上访人员到达北京

那么你连第一手的资料都没有那你这个研究的话纯粹是瞎研究

那么其次的话,你在研究过程中,发现这些问题之后的话,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其实任何一个哪怕是一个并不成熟的国家的话,其实这个问题都已经有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中共它不想做

所以说它这个研究办公室首先你没有一个科学的数据来源,其次的话,这个解决方案的话呢又不想做

所以我觉得这样一个研究就是研究办公室不会有任何研究成果出来

记者:我自己是这样想的,所谓信访资源它可能是指的各地老百姓上报的一些信访的材料那相对社会科学院或者是其他政府部门的研究机构它的真实性可能会是大一点吧

夏教授

夏明: 对

这有几点我觉得很遗憾呐,看到这些新闻和报道说这个中国目前发展的政治动态吧

一方面就说信访本身是救济那么政府、司法了和人大合法的正常的程序一时没有解决好,或者没法解决的一些突出性的个案问题

但是呢所有这些正常的体系管道目前被堵塞了

它们都不起作用了

记者:失去功能了

夏明: 对

它失去了它正常的政治体系功能

那么信访变成了反而成为了老百姓呢申诉的一种常态

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病态

中国的政治体制它已经病得很深;另一方面中国把信访做为一种犯罪化的形式来处理,那么觉得信访就是违法犯罪

那么这样他们可以用劳教、关精神病院,甚至判刑的方式对信访的人员进行打压和进行处置

这样的话又把制度的病呢就变得更深了;第三个我觉得还有最根本的就在于如果我们看原来全国的人大和地方人大的各个系统,它的信访都有它的原有框架和它的原有人员,那么包括国务院的信访办一直下面也有它的框架和体系

那么为什么这些体系都是搁置不用而要建立新的管道呢

我想新的管道恐怕它不是扶于信访的目的

而更多的恐怕是往情报机构和特务机构方向走的话呢,反而成为搜集信息,秘密的使用这些信息了,那么对于老百姓进行打压和控制的新的手段

记者:今天时间差不多了,谢谢章天亮先生,也谢谢夏明教授,非常感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邀请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和专栏作家章天亮讨论北京市成立中国第一家信访研究中心以及中国信访制度等问题

相关报道 川震灾民代表李依乾二审开庭 异议人士李必丰案周五再审 贵州强征命案关键证人 维权村民喝“官酒”离奇死亡 内蒙古牧民在呼和浩特上访被警方拦截殴打 异议人士吕耿松妻进京上访被抓 河南一家六口被数十人截访 慈溪访民致信两会维权 公安部截访人数超过访民 京警专列遣返访民关押地仍人满为患 学者倡“推定访民有理”理念 人大召开警察全城戒备 会场外访民发传单被抓捕 胡德平探访民集体下跪 千人集会“打老虎”警黑名单夜查 吉林公安厅参与关押进京上访人士 粤百访民露宿广州信访局抗暴 江苏访民闯黑监狱救人被绑架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