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6-09 01:02:14| 云顶娱乐平台| 云顶娱乐登录

主页 | 中国 福州六老人北京自杀抗暴 家人被判杀人罪遭严刑拷打 (组图) 福州市仓山区六位老人不甘被截访人员殴打,去年3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附近集体服毒,图以死抗议,后被救活

而老人的的四位儿媳妇随即被抓捕,月前却被福州法院以“故意杀人”等罪名,判刑五年,法庭判决时也未通知家属,其中一位家属周一告诉本台,母亲在法庭揭露遭严刑逼供

另一人逃亡一年不敢回家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10-03-2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322-ql2e.mp3 图片:陈雪英开庭当天,至少五名自杀老人到场声援

(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去年3月5号独家报道,中国的全国人大开幕前一天,福州的六位老人,不满被地方政府强行拆迁和殴打,向省政府上访不果,绝望之余,3月4日在大会堂附近的前门大街路口,集体服农药抗议,但自杀未遂

而当时陪同六位老人进京上访的几位儿媳妇,不久被抓捕,在关押近一年后,月前更被福州仓山区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刑

  据福州访民李先生告诉本台:“去年3月4号,六个老人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喝农药,福州的驻京办把老人抓回来后,关到福州仓山区公安分局,老人是放回来了,政府把老人的五个儿媳妇,统统抓去,是去年的3月17号,现在被判刑五年

”   李先生说,四名被告在仓山区法院审理,但事先并没有通知家属,另有一人如今“亡命天涯”,不敢回家

“儿媳妇一个叫陈雪英、方美莲、林珠仙、还有一个叫高少英,抓了四个,还有一个逃走了,警方还在通缉抓她,姓黄的,黄匹英,到现在一年多了,还不能够回家

”   被告陈雪英的女儿李晓丽从其他渠道获悉母亲开庭,于是到场旁听一审过程,她告诉记者,其母在福州第二看守所,遭到公安严刑毒打

“(我妈妈)在一审的时候就对法官说,在侦查期间, 警官对她严刑毒打,把她吊在窗户上

” 图片:福州访民陈雪英向法官表示,在看守所期间,遭到严刑拷打

(听众提供/记者乔龙)
Photo: RFA   被告方美莲当日陪同公公婆婆到北京上访,李云成告诉记者,妻子方美莲被判刑后,也未通知家属,他说:“1月7号判的,他说‘故意杀人罪’,另一个是‘扰乱治安’,判完以后也没有通知我们,只通知我们另外一个人,审判的时候也没有人辩护

”   记者:现在可以去探监吗

  李云成:不行啊,他们说还不能探监,我们已经上诉了,请了福建省名仕事务所的律师

  另一位被告高少英的丈夫陈章洪说,妻子被控三项罪名

“谋杀罪、防碍交通、聚众闹事三项罪名,被判五年,现在我们还在上诉啊

莫名其妙的,3月4号在北京发生事情,我爱人3月6号还在北京的国家信访局上访,都没事,突然间回来,受到打击报复,现在就是这种情况

”   据悉,被判刑的四位访民居住在仓山区金山街道的多个村落,他们的房子均被强拆

多次上访,不但无人理会,还遭到殴打

陈章洪说,他母亲林顺英不堪被打才上北京

“在家被打,所以要告状,没有地方告,自己干脆死掉算了,高少英去北京检举,被判五年,法院开庭的时候,又不通知我们

”   本台致电仓山区法院审判庭,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说,是否通知家属,是法院的权力

“可以不通知,也可以通知,如未成年应该要通知,不通知的话是违反规定

你说请律师,那是被告人要自己写信回家”

  对此,中国刑法专家莫少平律师表示:“通常他这个案子只要不是涉密案件,或者说,只要是公开审理的案件,案件通常要提前公示出来,必须通知律师,如果她有辩护律师的话,必须要提前几天通知

”   不过,被告陈雪英的女儿李晓丽说,她母亲被抓后,家里从未收到她的信,怀疑看守所是否准许她母亲写信,使其失去了聘请律师的机会

“自从去年3月18号之后,一年多的时间,一审之前,我们都没有收到妈妈的任何东西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司法部整顿律师业:统统姓党 湖南驾车伤人案死亡人数上升 官媒噤声 美司法部指控四家中国国企涉嫌经济间谍活动 “国际透明”组织:全球最大出口国未惩罚海外行贿行为 斐讯金融平台爆雷投资人欲哭无泪 质疑政府参与其中且监管不力(上) 公安部拟新规“维护警察权威” 国际特赦组织:执行死刑仍以中国为最 “一地两检”深夜启动 港议员批鬼祟 709律师余文生案审查起诉再延期 天安社是什么组织

昆山砍人案引发黑社会讨论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