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 2017-03-21 01:03:29| 云顶娱乐平台| 云顶娱乐登录

主页 | 专栏 | 中国透视 从两会看中国房地产问题 主持人:陈奎德;座谈人:王光泽先生,中国和解智库大陆召集人 2010-03-2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m0321panel.mp3 一、两会热点之一: 房价飙升问题 房市疯涨的由来:关于土地供应, 关于“小产权房” “现在的政策真的是有点摸不着头脑,一方面中央一号文件鼓励农民建房,扩大城镇化建设,一方面连续出台政策打压房地产,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能真正遏制房价的除了保证土地供应之外,就是放开小产权房了,可是现在又开始重申竭力打压小产权房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易宪容研究员表示,除了要维持高地价,保障土地财政的格局不至于坍塌,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来限制小产权房,“中国现在650多个城市,哪个的小产权房不占到1/3以上呀,对于这样的现实,不去研究疏导,一味出台没有可操作空间的政策,最终也只会无疾而终

” 两会上关于房市争论一瞥: 牵涉利益的主要四方: 1、欲购屋的无房者 2、房地产商  3、地方政府   4、中央政府 四方在两会上的争吵与博弈  妙语摘录: 房市泡沫终将破灭: 二、作为源头的土地制度 城乡一体化改革——“土地流转改革”——“农地入市”(小产权就是变相农地入市) 关于“土地财政” 围绕房子的一切政策的根子还在土地上

无论何种改革,国家依然是城市土地的唯一垄断提供者

而增加的“土地供应”,仅仅是增加了地方政府的土地储备——至于是否出让给开发商,则完全依赖政府的决定

在土地出让收入已经成为地方政府最重要财政来源的当下,地方政府完全有动力“饥饿供地”,实际上,2004年至2007年的房地产高潮中,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从没有完成过土地出让计划

很显然,在“政府之手”的操纵下,不能按照市场需求尽量建造住宅的原因主要因为土地的供应不足,公用工程的供应同样不足——盖房子是离不开土地的,是离不开“七通一平”的

三、如何从根本上改革中国土地制度

第一、兑现“耕者有其田”,稳住农村,稳住农民

由于实行土地财政,地方政府与农民的关系空前紧张

所谓土地的集体所有制已经完全变质

它为地方诸侯掠夺农民的土地提供了法律保障

卖地的钱,各级政府得 90%以上,农民只得5~10%

在土地问题上政府与民争利,已经闹得烽烟四起,民不聊生

把地分给农民,给农民完整的产权,不是要农民在一亩地上致富,主要是制止地方诸侯抢地卖地的狂潮

实行耕者有其田,简便易行的办法是以农民承包地为基础,把产权给农民

农户分得土地后,可以像承包时那样继续单干,可以按市场价格出卖自己的份地,可以自愿联合起来组织土地私有﹑入股分红的家庭农场,都是合法的,都是光荣的

当然,解决地块细碎和机械化矛盾的最好办法是组建以土地私有﹑入股分红为基本制度的家庭农场

要走好这条道路,关键是政府放开政策,让农民自发地搞,自己去搞,像私营企业那样,自己推举领头人,自己选举董事会, 国家建设需用农民的土地,地价形成要靠市场机制

农民要成为有法人资格的卖方,行使参与权﹑要价权和谈判权

除法定的税收外,卖地的钱全部归农民

政府要考虑失地农民的可持续生计,安置失地农民为前置原则

土地私有化会使农民富起来

如果一亩地能卖100万元,一家有七亩地的农户就有了700万元财产

实行土地私有化的大政策,是要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让农民富起来,建立起中国的内需市场

对此,城里人要多想想农民的牺牲和贡献,不应该有意见

经过土地私有制改革,农民会找回土改后合作化前那种翻身解放的喜悦

“如果我们有条件地开放现行的国家土地政策,至少不会令房价成为如此敏感的社会问题

”浙江工商大学讲师陈国泉长期跟踪国内房价和土地供应变化的比值研究,他认为在当今的世界,其实一个大国的房价主要取决于政府的态度,坚持保护农业用地,维持国有土地政策,真实收益有可能是最低的

“很多时候,政府并不是在固守农地的面积,也许政府是在固守现有的土地分配格局

” 不可否认,在国内城市化的进程中,大量农村土地被征用通过这种方式产生了巨大的价值

据有关数据,我国新增建设用地95%以上属农村集体农用地

而2007年国土部门推进建设用地招标拍卖挂牌出让和矿业权分类出让,获得出让土地收入超过9000亿元

还有学者的研究估计,近十年来,征地这个环节在城市化进程中征用农民土地,拿走的资金至少有2万亿

但是,绝大部分土地出让的利益都被地方政府和开发商拿走,农民从中获取的利益极少

隐藏在土地之下的秘密 国家土地政策应进行改革,实现土地的“全流通”

“相对于股市,中国的农业用地,本来已经非常容易管理,如果实现了土地资源的自由流转,总体的农地面积不会减少,反而会有所增加;只有可以自由获得的土地,价格才能公道

” 冲击土地财政 无论何种改革,国家依然是城市土地的唯一垄断提供者

而增加的“土地供应”,仅仅是增加了地方政府的土地储备——至于是否出让给开发商,则完全依赖政府的决定

在土地出让收入已经成为地方政府最重要财政来源的当下,地方政府完全有动力“饥饿供地”,实际上,2004年至2007年的房地产高潮中,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从没有完成过土地出让计划

很显然,在“政府之手”的操纵下,不能按照市场需求尽量建造住宅的原因主要因为土地的供应不足,公用工程的供应同样不足——盖房子是离不开土地的,是离不开“七通一平”的

“中国已经没有完全符合开工条件,完全可以立即进入施工的住宅用地了吗

当然有,而且还有很多

”易宪容感慨,不过这些土地都闲在那里,只能用来长草或是种菜

应从土地资源的更有效利用、城市化进程等多个方面来综合考虑

而这一切要付诸实施,都有赖于中国政府能够真正推动土地制度的改革进程

“在中国的现实之下,如果政府不主动改革,市场会制造出越来越多的现实来逼着政府接受

这不仅被动,而且结果还不可预知

” 相关报道 在反贪退潮的背后 从毕福剑事件看当下中国民风 当代中国社会的媚俗与拜金 中国学界的意识形态风波 年终回顾:2014年中国经济走势 从APEC和20国峰会看习近平外交 中国变局与香港公民抗命 香港“政改”风波 评当前中国知识界的新权威主义 阿里巴巴上市纽约股票市场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